從民謠音樂人看中國民謠

文娛 01-19 12:00   閱讀數:2105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編曲中國


木質吉他、平淡和弦,褪色時光,構成了所有人心目中民謠的現場圖景


但如果要溯源民謠,卻沒有人能說出個所以然,我們只能從一個又一個沉睡在歲月里的民謠音樂人身上,窺得稍許的民謠靈魂歸處。 

 

1.老狼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250.jpg


老狼雖然多年來一直保持并不頻繁的發片量,但每張片的品質都受到業界的一致肯定。盡管老狼認為“校園民謠”對于他本身來說,更多時候只是一個標簽,但他無疑已經永遠地和這個標簽聯系在一起了。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同桌的你》因為一場意外的大學生畢業晚會而瞬間紅遍全國。


老狼是沒有被時代改變的人,他代表了一個不管在多么喧囂的時代里,能安靜地唱歌的典范。


推薦項:《青春無悔》


2.李志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12.jpg


李志的曲子不華麗、不做作、不重復,他的歌中只有淡淡的調子和偶爾的憤激。擁有的民間世俗幽默和半吊子藝術情懷,三七分成呈現在專輯的原創部分里。


他有市井理想,又不愿放棄藝術的投機,他的歌詞散發著蓋不住孤芳自賞的酸腐氣味。他戲謔而深情,深情而又中庸。他就像中世紀歐洲的吟游詩人,抱著一把木吉他游蕩世間,彈唱而出的歌既不清雅也不低俗,只是淡淡地用真情唱出他對這個世界最平凡的愛。


李志有一種低沉的孤獨蟄伏在每一個音符里,他唱出了城市里所有的孤獨。李志的歌需要一個人聽才好,需要失落時聽才入味。


推薦項:《梵高先生》


 3.樸樹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17.jpg


樸樹是都市叢林中的行吟詩人,樸樹自己也在歌中寫到:我是金子,我要發光的。韓寒說他也是的,他討厭疊被子。


樸樹比韓寒走運,他走進第三重門才中途退場,于是人們只會抖抖眉頭,不會大驚小怪,然后折服于他的才華,欣賞他的冷漠。


樸樹閃光了,一部分是自己的,其余更多的是我們照亮的。我們人多力量大,他自己的微不足道,甚至什么時候“滅”了也沒人知道。


推薦項:《生如夏花》


4.鐘立風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20.jpg


鐘立風的歌曲都有詩的面貌,相當數量的詩是情詩,這已經成為他歌詞寫作的一個特色。值得注意的是,在情歌鋪天蓋地,幾乎已經完全沒有意義的今天,鐘立風依然眷戀著情歌,這些情歌依然有著像禁欲時代的情歌那樣的沖擊力和迷醉本質,充滿了真情、感動和意義。


拿他的情歌與空氣中四處飄散的情歌對比一下,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些爛了根的情歌都在試圖去除愛情中的具體特質,去掉身體,標榜純潔,沒有問題,只留下抽象的愛。


推薦項:《上海》


5.萬曉利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23.jpg


曾經,他總是煙酒不斷,常常舉杯一飲而盡,說著,“酒嘛!有呢!”。喝醉是過去通常的結局。他是一次次聚會中最憂傷的主角。也曾有那么幾年,他總是習慣獨來獨往,拒絕合作。每一次巡演的舞臺上,都是他一個人,一把吉他,一副口琴。他是萬曉利.


被人不斷贊頌的,除了他的歌,還有他的吉他以及與生俱來的好嗓子。無論是萬人沸騰的音樂節,還是幽幽暗暗的小酒館,清瘦的他,有著無比的能量,總是能將自己的氣場,將整個LIVE現場鋪滿。


推薦項:《狐貍》《達摩流浪者》


6.周云蓬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26.jpg

聽說周云蓬,從《看見》開始。雖然他從9歲開始就不能再看見什么,雖然從他什么也看不見開始,有更多人關心他看見的是什么,1999年至2016年間,他寫下了很多詩作,集結成冊,就有了《午夜起來聽寂靜》。

他說:“我到處走,寫詩唱歌,并非想證明什么,只是我喜歡這種生活,喜歡像水一樣奔流激蕩。我也不是那種愛向命運挑戰的人,并不想挖空心思征服它。我和命運是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們形影相吊又若即若離,命運的事情我管不了,它干它的,我干我的,不過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罷了。”

推薦項:《沉默如謎的呼吸》《不會說話的愛情》


7.趙雷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29.jpg


少年不知愁滋味,趙雷的歌帶著躁動的新鮮,猝不及防闖進我們的世界;真的嘗到生活的辛苦,他的歌依然在苦澀的日子里尋找著自由;等我們慢慢走向安定的時候,又在心底懷念曾經的你。


有一段時間,也許會不敢聽趙雷的歌,覺得自己背叛了年少的心,不再清澈,成為掉落在煩雜生活的塵埃;再后來,他的音樂談論著和解的命題,陪伴我們散落在平淡無奇的日子里。


推薦項:《趙小雷》 


8.陳鴻宇


微信圖片_20200114141332.jpg


和很多人一樣,我也是因為《理想三旬》才開始關注陳鴻宇的。優雅地欣賞他所有的淺吟低唱,唯獨聽到那句“你渴望的離開,只是無處停擺”時驟然流淚。別人問起我的狼狽,我推脫說:“陳叔的聲音像一壺好酒,可以讓人假醉后痛快地為了往事落淚。”


想起卡爾維諾說過的,“我以為人生的意義在于四處游蕩流亡,其實只是掩飾至今沒有找到愿意駐足的地方”。


比起飄零,更讓人們害怕的是,飄零作了歸宿。


推薦項:《理想三旬》《早春的樹》《來信》


結束語:


中國民謠從上世紀90年代的校園民謠開始獲得世人的關注。那時候《同桌的你》成為了所有人的青春記憶,算是民謠最鼎盛的時期。

 

最終有些對著現實舉起了白旗,回老家娶妻生子丟了吉他,或是轉型向主流音樂靠攏,算是在商業化的道路上獲得了成功;有些堅持多年也能靠著才華吸引到了一眾聽者,成為了小眾音樂的私藏。

 

漫長時間里始終在流亡的民謠變遷,卻始終維持著自己的思想。而且,未來也會是這樣,必將是這樣。



責編:雨晨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編曲中國

(長按可閱讀原文)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快三开奖内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