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審查、版權危機、競品崛起,詳解TikTok的海外困局

深度 2019-11-8 15:00   閱讀數:263

微信圖片_20191104104248.gif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音樂先聲 作者:貳叁叁 編輯:范志輝)



最近,TikTok在海外市場有點冰火兩重天。
 
數據顯示,2019年9月,TikTok的安裝量環比上升31%。在蘋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中的總下載量約為381萬次,超過了排名第二的Facebook。而中美關系日趨緊張之際,TikTok在美國青少年中卻越來越受歡迎。根據TikTok今年動公布的數據,美國TikTok每月2650萬活躍用戶中,約有60%的用戶在16至24歲之間。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430.jpg

另一邊,10月25日,全美音樂獎(AMA)與TikTok達成合作,平臺上受歡迎的幾位創作者以發布短視頻的方式宣布了“最佳音樂錄影帶”、“最佳社交藝人”和“年度最佳合作獎”,成為第一個在TikTok上宣布提名的頒獎禮。
 
然而,短短六天之后,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就陷入了美國政府的國家安全審查,跟坐過山車似的。


審查危機:印度在前,美國在后



2017年11月,字節跳動花費10億美金全資收購musical.ly。近期,美國的立法者就因為擔心這家中國公司可能會審查政治敏感內容,引發有關存儲個人數據的問題,一直在呼吁對TikTok進行國家安全調查。
 
根據知情人士透露,今年10月,美國參議員Marco Rubio申請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字節跳動對Musical.ly的收購,該機構負責審查海外收購方的交易是否存在潛在的國家安全風險。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517.jpg

據路透社報道,在CFIUS調查TikTok的新聞公布后,Marco Rubio在推特上寫道:“任何一家中國公司所擁有的收集海量美國人數據的平臺,都可能對我們國家構成嚴重威脅。”而由于TikTok在收購Musical.ly時并未尋求CFIUS的批準,CFIUS已開始審查字節跳動收購Musical.ly的交易。知情人士稱,CFIUS正在與TikTok商討如何采取措施避免剝離其收購的Musical.ly資產。
 
受到CFIUS調查影響的并非只有TikTok。去年,由于對可能識別美國公民身份的數據安全性擔憂,CFIUS迫使螞蟻金服放棄了收購MoneyGram的計劃。TikTok的發言人表示:“雖然我們無法對正在進行的審查程序發表評論,但TikTok明確表示沒有什么比贏得美國用戶和監管機構的信任更重要的事情,包括與國會合作。”
 
上周,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Chuck Schumer和參議員Tom Cotton也在致國家情報代理局長Joseph Macguire的信中要求對TikTok進行國家安全調查,理由是對短視頻平臺用戶數據收集以及平臺是否篩選美國用戶看到的內容而感到擔憂。他們還認為,TikTok可能會成為海外政治宣傳活動的目標。
 
雖然字節跳動公司曾表示美國用戶的數據存儲在美國,但參議員指出字節跳動受中國法律管轄。針對此說法,TikTok表示:“中國對應用程序的內容沒有管轄權,該程序不在中國運營,也不受任何外國政府的影響。”有媒體分析,這也與美國政客擔心TikTok影響臨近2020美國總統大選有關。因此,TikTok急于與政治“脫鉤”,在上月初,平臺表示將禁止出現任何政治廣告。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528.jpg

由于應用過于受到年輕人的歡迎,政府審查對于來說TikTok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今年4月,印度金奈高等法院就宣稱TikTok“鼓勵色情,對兒童有害”,并要求當地政府對該應用下達禁令,限制媒體通過電視轉播使用該程序上的視頻。
 
第一次禁令下達后,TikTok印度對平臺內容進行過一次大規模審查,并刪除了600萬條違反其使用條款和社區準則的視頻,并承諾會不斷推進現有措施,引入新的技術和審核流程。同時,字節跳動就此項禁令向印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但4月15日法院還是聯合印度電子和通訊技術部,要求谷歌和蘋果從各自的印度區應用商店中下架這一應用。
 
經過一系列的周旋和抗爭,4月24日,金奈高等法院再次對此案進行審議。據《印度時報》報道,在當天的庭審中,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向印度法院提交文件,承諾將利用現有機制審查用戶上傳的內容,禁止色情等有害內容上傳。對此,金奈高等法院法官24日稱,TikTok只是內容中轉平臺,禁止TikTok并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鑒于TikTok提交的審查計劃,法院決定取消禁令,并監督其實施審查機制。同時,據路透社24日報道,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曾在24日的審議中對法院施壓,稱印度禁止下載TikTok使得逾250個工作崗位面臨風險。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538.jpg

由于印度人口結構更加年輕,因此成為了TikTok快速增長的主力市場。據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TikTok約有1.88億次下載量,而其中47%來自印度。截至目前,TikTok在印度的下載量已超11億次,擁有3億用戶,日活用戶約為1200萬。
 
如今,TikTok在印度的“畫風”驟變。有外媒報道稱“TikTok正在推動印度教育發展”,理由是TikTok在印度通過#EduTok推出線上教育計劃。不過,這并不意味著TikTok終于可以在印度松一口氣。
 
在經歷了一次“禁令風波”后,TikTok在印度短暫的獲得了幾個月的喘息時間。而在近日,印度媒體Mint報道,印度社交媒體監管法最遲于明年1月出臺。立法機關曾表示,希望該草案能在2019年大選之前成為正式的法律,治理社交媒體上的假新聞、政黨間攻擊、仇恨和煽動性言論、成人和兒童色情、分裂國家言論等不良現象。而在印度大火又曾經被下架的TikTok很可能會成為重點審查監控對象。
 
今年九月,TikTok已成為世界上下載量最大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還被Facebook列為了頭號競爭對手。然而,好消息后面緊跟著的就是美國和印度的政策危機。而且,美國此次針對TikTok可謂是政治意味濃厚,TikTok在印度又需要應對新的法令。
 
國外嚴苛的審查制度,儼然已成為TikTok海外擴張版圖上的第一大阻礙。
 


版權僵局:'三大'未平,協會發難



在面臨政府審查的同時,唱片公司和版權集體管理協會對于TikTok也愈加不滿。
 
今年4月,Tiktok與三大唱片公司開始了新一輪的版權談判。三大唱片公司希望TikTok可以以數億美元的價格支付版權授權費,字節跳動并不接受三大唱片公司開出的價格。字節跳動認為,由于Tiktok并不是一家音樂服務商,TikTok“并不應該和Spotify等音樂流媒體平臺按照同一標準支付版稅”,所以談判陷入了僵局。
 
除了與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權談判未能順利推進外,Tiktok與版權集體管理組織的關系也越來越僵。今年7月,Tiktok與數字音樂版權組織ICE的案子就鬧到了英國版權法庭,機構要求Tiktok支付數億美元的版權費用,目前此案尚未結案。雖然在今年7月24日,為了減輕版權負擔,字節跳動收購了英國音樂AI初創公司Jukedeck。但是三個月后,也就是今年10月中旬,美國國家音樂詞曲版權代理商協會(NMPA)也加入了這場針對TikTok的版權大戰。NMPA希望利用政治審查來解決TikTok在美國的版權問題,而這一切卻被涂上了政治色彩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547.jpg
NMPA總裁兼CEO David Israelite給上文提到的美國參議員Marco Rubio寫了一封信,信中提到,“TikTok可能在美國大規模侵犯版權,如果國會進一步調查與TikTok有關的事宜,我們希望將版權盜竊納入其審查范圍。”這封信繼續指出,“TikTok似乎一直在違反美國版權法以及歌曲作者和音樂版權代理商的權利。盡管幾家版權商已經與TikTok商討了其目錄的許可協議,但有很大一部分沒有達成協議,這意味著隨著平臺的受歡迎程度呈指數級增長,大量作品繼續被非法使用。”
 
針對NMPA的信,TikTok發言人向Billboard發送聲明:“ TikTok在音樂版權方面擁有廣泛的許可覆蓋范圍,涉及成千上萬的代理商和歌曲作者以及數百萬的版權,并且自成立以來就已支付了許可費。”但是,這種爭辯在版權糾紛懸而未決和復雜的政治環境下,顯得有些無力。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608.jpg

回到在國內,抖音失去三大唱片公司的支持,也同樣面臨著版權困局。就在上月底,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在中國推出了“音樂幫”。音樂幫上線的26首歌曲均來自抖音獨立音樂人扶持計劃,版權屬于抖音。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音樂幫的推出,是為了緩解字節跳動在版權方面面臨的困境,字節跳動希望扶持和孵化音樂人來獲得版權支持。第一財經稱,音樂幫的第一賣點是社交。但是,定位在“音樂社交”的音樂幫是否能解決版權問題也是一大問號。
 
從最開始沒有順利拿到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權,再到與ICE鬧到版權法庭,如今,NMPA再參一本,TikTok的版權之路愈加艱難。今年7月,字節跳動收購了英國人工智能初創公司Jukedeck。Jukedeck即使能用AI解決為用戶提供更便利的音樂伴奏,但是只要允許用戶自行上傳音樂,就始終存在版權問題。
 
在版權上,TikTok外部版權問題難解,“版權自救”之路還尚不明朗。
 


競品崛起:拿下“三大”,來勢洶洶



社交應用的頭把交椅并不是那么好坐的。在9月獲得了社交媒體類應用程序下載量第一后的一個月內,10月24日,同類型音樂視頻平臺Triller獲得B輪融資了2800萬美元,估值1.3億美元。
 
Triller目前擁有1300萬活躍月度用戶和6000萬總下載量,并在公開報道中稱其目標是“超越競爭對手TikTok”。
微信圖片_20191107172613.jpg
這個目標不是說說而已。有知情人士稱,Triller最近與三大唱片公司續簽了許可協議,并且索尼音樂娛樂公司、華納音樂集團和環球音樂集團都獲得了Triller的少數股份。
 
在基于當前的形勢,Triller顯然已經摸清了TikTok的軟肋,在接受MBW的采訪中,Triller的CEO Mike Lu說:“盡管我們認識到與TikTok的競爭,但最大的區別在于我們致力于與唱片公司、藝人和創作者攜手合作,推廣他們的作品、音樂和內容。”
 
Triller的創始人Mahi de Silva的話則將這次競爭再次推向了政治:“作為一家美國公司,Triller專注于保護我們的社區免受邪惡黨派或政治議程的窺探,這在我們的競爭對手那里已經成為一個顯著的問題。”
 
Triller毫不客氣地指出了Tiktok所面臨的兩大問題——政治審查和版權,而如今,問題又多了一個——來自Triller的競爭壓力。Triller擁有本土優勢,又火速與三大唱片公司打成一片,共享股份。雖然用戶量和下載量遠不及Tiktok,但Triller擁有的政治優勢和版權內容正是TikTok所需要的。仔細觀察,不難發現,Triller宣布B輪融資的日期正是NMPA加入版權發展之后、TikTok被爆出收到美國審查之前。
 
政府審查、版權問題,以及來自競爭對手的挑釁,這些問題都不可小視。三大唱片公司是否會趁機再抬身價?表面已經波濤洶涌的戰局,后續又會如何?TikTok海外擴張之路已然危機重重。


參考文獻: 
1.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tiktok-cfius-exclusive/exclusive-u-s-opens-national-security-investigation-into-tiktok-sources-idUSKBN1XB4IL
2.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business/digital-and-mobile/8533271/nmpa-tiktok-congress-investigate-copyright
3.https://www.digitalmusicnews.com/2019/10/25/american-music-awards-tiktok-partnership/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音樂先聲 (長按可以閱讀原文哦)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快三开奖内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