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科舞廳已經死了嗎?

深度 2019-11-7 12:00   閱讀數:392

微信圖片_20191104104248.gif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電子音樂資訊 作者:電子音樂資訊)


記得關于我們曾經撰寫過的“真正的蹦迪早就已經死了”以及其它一系列與Disco音樂、真正的蹦迪(Disco Dancing)、被曲解的銳舞,甚至是迪斯科舞廳相關的話題,雖已與當下的新文章之間恍如隔世,但至今都有較高的傳播度,且閱讀量未因時間停止增長。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117.jpg

圖片來自Instagram




那么今天,我們再來聊一個嚴肅的歷史問題,因為“蹦迪”一詞的爆紅,這個詞匯變得不那么遠古,也有幸避免了被人認為土味濃濃、太過時的嫌棄。即使出現了對迪斯科舞廳表示嫌棄的人,指不定就是那批平時在夜店里喝酒、跳舞并將“蹦迪”一詞誤用嚴重的常客。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129.jpg

圖片來自微信朋友圈




迪斯科舞廳翻譯自英文詞匯Discotheque,而迪斯科翻譯自英文詞匯Disco,兩者相關但不相同。迪斯科舞廳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59年,也就是說迪斯科舞廳的出現時間要比迪斯科音樂早很多。眾所周知,Disco Music在60年代后期才真正問世。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146.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1959年,德國一家名為Scotch-Club的夜店開始推崇Discotheque的說法,DJ開始在夜店中被雇用,那時候Jazz音樂和Swing音樂還是舞池中的主流。且在同等時期,德國就出現了UndergroundDiscotheque的說法,即地下迪斯科舞廳,早過Underground Club。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248.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的夜店和酒吧以及俱樂部不一定全部都是迪斯科舞廳,也不一定會雇用DJ,自動點唱機和現場樂隊還是很受歡迎的音樂輸出渠道。雖然自動點唱機被時間逐步淘汰,但在如今的Bar和Livehouse中,駐場樂隊依然是一種收入可觀的、常見的角色。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252.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在上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歐洲的一些夜店開始在店內懸掛彩色燈具,迪斯科球(Disco Ball)也正因這樣的需求而普及化。有比較老舊的文獻指出,迪斯科球的最早出現時間在上世紀20年代,這樣的時間線關系有可能再次顛覆人們對Disco歷史的順序認知。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256.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在70年代和80年代的中國,迪斯科舞廳正式在這里出現,這些舞廳在當時更適合被形容為時髦的社交寶地。迪斯科球和其它五彩繽紛的燈具,洋氣的DJ播放著洋氣的跳舞音樂,寬廣的、隨燈具而動態化的迪斯科專屬舞池,再加上一群穿著于當時十分華麗的年輕人們。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00.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如果觀賞過一些講述老中國故事的電視劇或者電影,你會知道即使是在70年代和80年代或者是90年代,參與迪斯科舞廳行為的人們也總是備受爭議。他們很可能被誤以為是生活糜亂的群體,人們會在那兒認識新的舞伴或者與他們心儀的異性約會,也有人對其排斥。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03.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所以讀者們若有閑暇時間,不妨與自己的父母一輩或者爺爺奶奶一輩暢聊過去幾十年內的迪斯科舞廳生活。他們可能會有自己在迪斯科舞廳中的特殊經歷,雖然如今的夜店和酒吧的場景布置和人群肖像大有不同,但仔細一想,這樣的社交調性又何不是大同小異呢?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19.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可隨著夜店(Nightclub)現代化形式愈演愈烈,不僅很多打著俱樂部(Club)招牌的酒吧(Bar)逐漸成為過去式被Ravers和酒客淘汰,迪士科舞廳更是在我們的生活中不見了蹤影。筆者不才,依稀記得小時候讀書時路過的幾家迪斯科舞廳,從未踏入,卻已淹沒在記憶中。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36.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陳舊的招牌,于晚間開放的時間段,步少的禮儀模特或者迎賓,彷佛大字報般的“未成年人禁止進入”的告示,讓很多出生在90年代初期的伙計們望而卻步卻又浮想聯翩。而對于生在90年代后期或者21世紀的孩子們而言,更是很少機會目睹那些真正的迪士科舞廳。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43.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現在已經是2019年了,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已經很難尋覓迪士科舞廳的蹤跡了,所以筆者用《迪士科舞廳已經死了嗎?》作為標題,看似文中內容沒有直接論述此事,但卻婉轉地始終貫穿著本文。當你明白它是什么的時候,你更容易意識到這成為了一種過去式。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47.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而在當時的迪斯科舞廳中,顧客們的確是為了蹦迪而入場,吧臺會有,顧客也會喝點小酒,但比起跳舞,喝酒絕不會是最主要的目的。再比較銳舞(Rave)而言,真正意義上的蹦迪的歷史其實會更加久遠,所以某種程度上,迪士科舞廳才是當代Rave的“前身”。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51.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幸運的是,迪斯科舞廳這種“古老”的模式依然在許多三線城市和四線城市甚至鄉鎮村中被保留了下來,如果你到三線城市或四線城市旅游,在地圖中搜索“迪斯科”、“迪士科”、“的士高”,說不定還有機會穿越回80年代的傳統老景象,體驗一回真復古。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55.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或許也正是因為時代和經濟體系的不斷發展,越是富裕的地區越不允許迪斯科舞廳繼續生存,迪斯科舞廳的探索早晚會變成老樂迷們的“考古”或“獵奇”工作。但千萬不要指望在比較偏僻或經濟一般的地區找到優質的迪斯科舞廳,它們多數是粗糙且并不高端的。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359.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再加上中國的跳舞音樂發展勢頭從一開始就已經走偏,早期的很多中國迪斯科舞廳播放的音樂是C-Pop和更多流行音樂而不真的是Disco Music。現存于三四線城市和鄉鎮村的迪斯科舞廳多數在播放十幾年前被誤稱為“DJ舞曲”的串燒,以中文Bootleg的Eurodance/Italo Dance/Hands Up為主,質量低于黃金期水準。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403.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盡管中國迎來了舞池復興運動,越來越多夜店在意舞池、撤離散臺、淘汰虛偽的T臺木板,一改只由卡座、散臺集成的酒吧式俱樂部,但迪斯科舞廳并沒有在國內復興的跡象,于歐洲和美洲國家也已經不再被多少人提起。但我們的鄰國——韓國,卻在今年發起了迪斯科舞廳復興。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407.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根據多國新聞媒體報道,隨著韓國人口老齡化,一批又一批人老心不老的的老年人們撿回了他們年輕時的樂趣,老年迪斯科舞廳重新成為主流。首爾等多地在今年出現了許多傳統的迪斯科舞廳,它們的場地、地面、迪斯科球和迪斯科燈具等一切布置都是原生態的。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415.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韓國老年人對迪斯科舞廳復興一致好評,這樣的景象與中國的廣場舞很相似,就算舞種不同,迪斯科舞廳的社交意義如同靈魂般猶存。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424.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且這些人老心不老的顧客們在迪斯科舞廳內真的跳著迪斯科舞蹈,進行著真正的蹦迪行為,說來也讓很多將“蹦迪”當作口頭禪但行為與Disco Dancing無關的年輕人們羨慕。可能是考慮到生活習慣等原因,在韓國復興的迪斯科舞廳多數只在日間開放。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501.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迪斯科舞廳在韓國的復興保留了當年迪斯科舞廳的收費標準——沒有過高的卡座消費線,你只需要支付6元人民幣的門票即可入場。仔細想想,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的很多迪斯科舞廳的門票要價就已經達到了8元人民幣,不過這是另一個話題了——經濟。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539.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這個世界上的許多文化和現象建立在循環的條件中,它們可能被某些其它新鮮的事物取代,然后逐漸被他人遺忘或者不再造訪,但也可能在某種特殊的時期迎來返潮。迪斯科舞廳雖然已經死了,但它具有復活的潛力,或是在它們留下的循環和平衡中,影響著其它所有事。


微信圖片_20191106110539.jpg

圖片來自G**gle Images



————————————————————————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版權屬于原主
文章版權歸《電子音樂資訊》品牌方所有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電子音樂資訊 (長按可以閱讀原文哦)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快三开奖内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