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圈 | 天價實體唱片,終究只是有價無市嗎?

深度 2019-8-28 13:35   閱讀數:1006

好文動圖.gif

 (本文來源:公眾號“音樂先聲”;原創:貳叁叁)



“要不要看看刺猬或者新褲子的專輯?”

 

北京東四一家唱片店里,老板熱情地推薦著。因為《樂隊的夏天》,數支樂隊一炮而紅,實體專輯的價格也水漲船高,尤其是簽名版。為方便顧客發現購買,唱片店老板將這些唱片擺放在進門右手邊明顯的位置上。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600.jpg 

此外,薛之謙、林俊杰、華晨宇等活躍的主流歌手的唱片也被放在最明顯的位置,有不少都帶有親筆簽名。還有就是王菲、孫燕姿、李泉等一眾老牌歌手的專輯,標價幾百到上千不等。

 

一面是部分歌手實體專輯的價格攀升,一面是近年來實體唱片市場的回潮,那么,到底是哪些人、出于什么動機在買實體?尤其是溢價較高的實體唱片?市場真實的面貌是怎樣的呢?這是我們想知道的。

  


節節敗退的實體市場

 

2018年年底,由于債務累計4000萬港元,缺乏償債能力,香港HMV不得已將旗下零售業務自愿清盤,并關閉全港7家店鋪,關結束了它在香港的25年歷史。該公司在聲明中提到:“HMV2018年零售收入約為3155萬港元,較2017年同期減少約41%。”

 

而在2017年,加拿大最大的音像制品零售商 HMV(加拿大)就陷入破產管理,關閉了當地所有102家門店。在更早的2011 年,HMV(加拿大)就以323 萬美元的價格被出售給英國的企業重組公司 Hilco UK。

 

這家從 1921 年在倫敦西區牛津街誕生的音樂零售商,見證過實體唱片業最輝煌的時刻,也不得不在流媒體時代走向沒落。而據音樂先聲了解,2018年,索尼音樂也悄然關閉了在內地的實體發行業務,選擇與星外星合作。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03.jpg 

根據《2018年中國音樂產業報告》的數據顯示,2017年,“音樂圖書與音像”產值規模為11.17億元,僅占總產值(3470.94億元)的0.32%。如果把音樂圖書一項刨除后,音像占比只會更低。

 

在全球范圍內,實體唱片的處境也并不好過。根據《2019IFPI全球音樂報告》公布的數據,從2004年以來,實體份額先后被數字下載、流媒體擠壓,一直處于下降狀態,收入連年減少。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07.jpg 

而一直以來被稱作“實體孤島”的日本也未能阻止唱片銷量的下滑。根據日本唱片協會RIAJ的數據,自2012年以來,日本的CD銷量就逐年下滑。十年內,實體唱片的銷量跌沒了大半。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10.jpg 

再來看美國市場。根據BuzzAngle的數據,2018年美國黑膠和磁帶的銷量分別上漲了11.9%、18.9%,但這兩者的上漲無法掩蓋實體總銷售量下滑的事實。2018年,美國實體專輯市場整體下滑15.3%,CD、黑膠、磁帶合計共7040萬張,在當年含流媒體播放折算的整體專輯(7.01億張)消費中比重僅1%。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13.jpg 

據《文藝生活周刊》報道,2005年,北京的音像店有3000家左右。大街小巷隨處可見播放著流行樂曲的音像店,但從2006年以后,每年便以至少500家的數字遞減。2018年,北京目前仍舊開業的音像店僅為二十家左右。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17.jpg


那么,在實體唱片節節敗退的情況下,到底是誰的唱片價格逆流而上?

 


天價背后只是有價無市?

 

打開淘寶,上面標價幾千到上萬元的實體唱片并不少見。

 

以崔健為例,淘寶上最高的唱片標價為一萬五,但成交量大多為0。而一張再版的《新長征路上的搖滾》只需要四十幾塊,簽名版也只需要78塊。當然,崔健也有收藏品級別的唱片,一位愛好收藏黑膠唱片的朋友剛剛以1700塊的價格收了崔健1989年發行的《一無所有》黑膠。

 

而搜索王菲的專輯,價格按照從高至低排序,售價高達1000至4000千元的首版CD雖然有商家掛出,但也無人下單,而再以價格從低至高的順序排列,一些再版的CD僅需十幾塊就能買到。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22.jpg


例如崔健、王菲、樸樹這樣的歌手,單次發行量大、再版次數多,而粉絲群體年齡又偏大,唱片交易并不活躍,因此溢價也并不高,能達到上萬元的并不多。能在網絡上標價上萬元售賣的唱片,恐怕也只是有價無市。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25.jpg


一位售賣實體唱片多年的店主告訴音樂先聲,“賣唱片早就不是什么賺錢的生意了,只是因為愛好所以才持續做下去。”就算是國民度高,活動頻繁的周杰倫,其專輯在淘寶上也并非天價,不到一千塊便可打包購得14張專輯。

 

而讓音樂先聲感到意外的是,時下愛追星的年輕人成為了二手唱片交易市場的消費人群。

 

采訪中了解到,2012年在《中國好聲音》中奪冠出道的梁博目前行情不錯。據了解,梁博出道至今,僅發行了兩張專輯。而《我是唱作人》一結束,頗受好評的他也漲了不少粉,兩張專輯便被標價到三四百塊。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31.jpg

發行量小、粉絲人數突然猛增是導致專輯價格翻倍的主要原因。“原本一張五六十塊的專輯,現在到了三百塊。”唱片店的老板一邊翻出了梁博的最后一張專輯遞給小K,一邊說。小K沒有猶豫,爽快地付了錢。

 

“梁博的專輯一度被炒到1000多塊,尤其是《迷藏》的DVD版本,由于發行數量過少,一直處于1500左右的高價。”小K告訴音樂先聲。而在淘寶和閑魚上,也少有人出梁博的專輯。

 

而另一位同樣選秀出道的歌手華晨宇的專輯,溢價則更高。

 

2013年出道的華晨宇已經被公認是一線歌手,六年時間發行了三張專輯。這三張專輯里,前兩張還發行了海外版本,共有五個版本,其中兩個版本的專輯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CD,而是U盤。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34.jpg 


物以稀為貴,原價100-300元的專輯被炒到了500-3000元。從閑魚的買家定價情況來看,華晨宇第一張專輯海外版被炒到了1500-2000元,而且少有人出手。第三張專輯也被炒到了1000-3000元左右。

 

綜合來看,雖然實體唱片的價格雖然可能翻倍,但是僅有少部分歌手的專輯可以到達到大概兩三千元,標價上萬元的專輯僅僅是賣家的噱頭,基本有價無市。

 

不過對于歌手而言,似乎并不一定樂見這樣的“高價”。不久前,梁博在接受專訪時提到,“因為當年的專輯賣光了,網上有很多不合理的價格,甚至到了1000多塊,我的歌迷就會去買,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37.jpg 

某種程度上來看,除了實體專輯本身的稀缺價值,也能夠從中判斷歌手的熱度。

 


誰在推高實體唱片的溢價?

 

目前實體唱片出現的高溢價現象,歸根結底還是物以稀為貴,需求大于供應。對于華晨宇、梁博這樣的歌手來說,一方面是因為最初專輯發行量少,后面也沒有再版;更重要的是后續的粉絲人數不斷增加。而很多“入坑晚”的歌迷,都希望能收集齊所有版本的專輯。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39.jpg


在這樣活躍的圈子里,想要買到一張二手專輯,基本需要等待其他粉絲出手。更有意思的是,在一些比較體積龐大、組織完善的粉絲圈內,專輯可以換來很多其他的東西,比如難以搶到的演唱會門票、絕版玩偶等。

 

除了粉絲內部會流轉唱片外,還有專門經營唱片店的老板會掛售專輯。“店里90%的專輯都是正常價格,只有少部分會高于原價。”一位唱片店老板表示。不過,由于互聯網存在,顧客可以更加方便地比價,如果實體唱片店價格虛高,很可能無人買單。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42.jpg 

還有一種情況,則是因為老唱片年代久遠、保存不易,而國內還有一批黑膠愛好者和發燒友,一些稀有的經典唱片變成了搶手貨。不過,這種唱片普遍在1000-2000元的區間內成交,也并非天價。

 

有學者稱,“專輯的本質是對于音樂愛好者心靈上的慰藉與享受”,歌迷也確實能夠從“購買專輯”這一行為上感受到愛的付出感和參與感。尤其對于歌手的粉絲來說,音樂是歌手最重要的事業,而購買專輯更像是一種“粉絲”身份的認證。這種類似“標簽”的感情同樣也體現在歌手身上,馬頔就曾表示“發行實體唱片是對自己歌手身份的一種認證。”


 微信圖片_20190828131745.jpg 


在實體唱片業衰退以來,很多藝人都不再大費周章地設計、生產實體專輯。特別是2014年以來數字專輯的興起,更加速了這一趨勢;而部分藝人依靠數字專輯在流媒體平臺的售賣中獲得了極高的銷售量,也給低估中的音樂行業帶來了一絲絲希望。

 

當實體專輯不再是必需品,發行實體專輯對于藝人和粉絲都變成了一種紀念和收藏行為。而一張專輯在后期的價格也受主要受發行數量和藝人的影響,若藝人人氣高,粉絲活躍,專輯后期的增值空間自然會更大。而對于很多現在的粉絲來講,是否首版已經不是太過于重要。

 

所以說,實體唱片最終只是粉絲和藝人之間寄托情感的一個紐帶,而想要長期依靠販賣高溢價的專輯賺錢,并不是一門很靠譜的生意。

 


編輯:WZH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快三开奖内蒙